• 新blog地址是:

    http://sandy11.one.blog.163.com/

     

  • 2008-05-07

    杰仔 - [友共情未变]

    Tag:

     

    这样讲来,我好像真是一个太实际市侩的人。

    杰仔同学刚刚帮我全篇收拾了英文课的ppt——错漏百出,实在是难为他,然后我就感动感激得不得了,决定写一篇日志来记他。

    但从好的方面看,我这样,也能算是一个记恩的人?

    而且,跟他,毕竟一直都挺聊得来。说起来,大概在聊天工具上聊得最多最深入的也该算是他了。有的朋友一向是聊电话或当面讲,比如阿man,现在是QQ、MSN都不用,之前还让我写email,自己又没时间复,我也没心思写了。

    倒是跟杰仔,回想一下,高中毕业后好像统共没有见过几次。一次是我第三次计划重拍《穿花蝴蝶》,召集了几个人在仙踪开了一次会,此后不了了之;一次是他过来阿四租的房子,跟我们几个一起捣鼓了一个话剧《心经》;还有一次是去他家,搬回来一撂碟;最后一次,则是还碟,匆匆一面。其实高中时也根本不熟,不同班。

    而此后尽管联系密切,却常常是,我在广州,他在北京,或是从北京回来,又去了澳洲。现在他终于要从澳洲回来,我却要去泰国了。仿如交接,一直错开。

    但在线的聊天倒是几乎没有断过,且不是泛泛而谈,总持久而深入,也曾为了某个话题长夜大段文字争执不下——焦点其实是李宇春,讲起来可笑,其实讨论是很严肃的。他是讨厌李某,我尽管也不喜欢,但当时女性主义思想深重,某些观点不合,但具体争的什么,现在已全然忘记。

    更多的话题则是共同喜好的电影。但层次区别有极大差别。如果说当年晓亮师兄带我入门爱上了台湾日本电影,则我该是与杰仔熟络后才开始看西片。但他,早已是涉猎广泛且有所研究。

    他仿佛一直走在我前面。

    我东搞西搞,弄了三四部片子,至今一部都未见成品,初识他时却收到他已刻成碟的作品《路》。

    四个月前我开始接触广州地下摇滚圈,人家却已离开《滚石》近半年。

    我有志向从业传媒的时候,他已在澳洲读这专业将近一年......

    追追赶赶,高高低低......我当然不是循着他的足迹而行,只是此刻才发现,原来一直跑在他后面。

    即使简单如英文,他是前两天才发来一篇英文写成的小说给我看,我却在今日央他帮我修改英文功课,且程度差得他说:“我越睇……越唔知噏乜……”

    唯一一次步调一致,大概是我俩都喜欢笔笔那阵子。

    《二十几岁,决定女人的一生》教路,要结识程度比自己高的朋友,才会有进步。我从未带功利心交友,不过若按这种说法,杰仔,你绝对是一个益友:)

    我自己却常常是别人的损友,今天打给颋颋,她在复习司法考试,说时间很紧张,我脱口而出又是:还有几个月啊,怕什么...临急抱佛脚,不见棺材不落泪,是我一向行事作风,只是每次都能蒙混过关,却还试图用这态度去影响别人.....

    说是写杰仔的日志,却东拉西扯的。而且,我发现自己现在写东西很差,又常常根本写不出来。是的,最近很难心定。

    从前能够恬淡独处,在家一星期也能自得其乐的我,现在,浮躁,压抑,一天不出门就坐立难安。而且越渐琐碎狭隘,中午经过天河,见扬着红旗等待的人群,只是漠然:关我什么事?只能想到:不要堵塞我的路就好......

    那天写论文搜集语料,翻看数月来跟杰仔的聊天记录,发现从某日始,话题越来越狭窄,渐渐缩为一个。且不论他跟我说旁的什么,我应对的亦只有一个。比祥林嫂还要可悲。

    不过你的确是我的金夫人信箱。我始终记得你最早期对我的叮咛:不要太执着于细节,最重要保护好自己......

    只是我无用,没能做到。

    最近大家都很彷徨。工作了的人,Man、Ling、颋,思转工。读书的人,如你我,你烦恼即将回来,我烦恼即将出去。以后,是会更好,还是更糟。我们都不知道。

    或许也没什么。那些不停转变念头、捉摸不到的人,让你我挂心、不安,却又这么吸引,也是如此吧。

     

     

     

     

     

  • 强烈推荐!!!必看!!!!

    http://you.video.sina.com.cn/digo9999999999

     

    因为,是我拍的吖哈哈哈哈~~~~

    虽然我只是个技术十分糟糕的傀儡——全程都是在尾民的“操纵”之下,但毕竟也参与过了啊。在我离开广州之前,能看到这个MV,还真是欣慰啊。期待已久的沙漠巡演将于五月底展开(除了广州站是5月9日),但我已不能参与...

    把MV反复看了几次,每次都忍不住笑得死去活来。尤其是想到拍摄时的情景,当时已笑得镜头晃动失焦——不好意思,我知道我很不专业。名副其实的“超低能,劲搞笑”,“超低能”的是我,“劲搞笑”的是你们。BTW,鼓手是真的在熟睡中啊,绝对不是演技好:)

    不过字幕表没有我的名字,不多不少还是有点失望啊。还是巴黎好,myspace上也有我的大名。要是能在走之前给巴黎拍个MV我就圆满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相遇在一个冬天,一起度过了春天。

    夏天,你们将在这里炎热,我却在一个更炎热的夏天。

    我们会在下一个春天再相遇。

     

     

     

     

     

  • 2008-05-04

    我的脑内? - [我手写我口]

    Tag:

     

    那“秘”是什么呢?...看到这么多“秘”字放一块,像是治便秘的广告啊...

    另外,那些空位又是什么?是说我大脑空空如也吗?...我看人家的图都是满满的啊。

    你的脑内充斥的是什么呢?

    http://maker.usoko.net/nounai/

    输入名字的繁体。

  •  

    又是多图,循例更新在sina。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a491a01009dvz.html

  • 2008-04-29

    身前书 - [我手写我口]

    Tag:

         最近总有交代身后事似的心境。想多见一些人,多做一些事。总是觉得,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个人即使等得及,时代是仓促的,已经在破坏中,还要更大的破坏要来”,张小姐说的那种“惘惘的威胁”...

         不过我向来是,哲学与现世挂钩,如果没有现实的事情影响,是不会想到那么多,不像有的人,欢喜幸运也好悲伤落魄也罢,都是彻头彻尾的虚无主义。

         我要说的是,如果一个月后,我还在广州,大概会觉得现在的焦灼很可笑吧。

     

     

     

     

  • 2008-04-27

    朋友们 - [我手写我口]

    Tag:

    今日同manman倾左好耐计,下昼+夜晚,一直系天河坐,仲转左场,从间小熊店到绿茵阁。到后尾,主要系因为出边落雨,区唔想整污糟对新鞋...被逼出来后都仲要行一步俯身凝视对鞋三四次...原来你都有洁癖怪噶一面噶~~~

    近排好似见返好多朋友,返学就有几日同玄食饭,一倾就几个钟,之前倾msn都讲到唔想训。仲有之前又有不时见下阿二同翩。久违噶Ling有日都忽然打电话来。而颋颋虽然见得唔多,但电话粥几乎日日煲...

    点解我地有甘多野讲噶呢?无论区地对住我讲乜,其实我所讲噶话题只系一个...约左小美五一食饭,今日已经讲定左我当日要讲噶话题......我系米已经变成祥林嫂呢?....

    同manman回顾最近所做噶事,我话,我依然系无睇报纸无睇电视无睇书无睇戏,甚少返学,但我真系好忙喔,甘我究竟做紧咩呢??????都有噶,做功课咯,谂论文搜集资料咯,赶稿咯...即系,以前系输入,而家系输出了。但我都好清楚,我能力又未到可以唔使输入即可输出噶程度,所以好力不从心。

    日日嗔忙,根本唔觉自己做成左d咩,但时间已经从中慢慢流逝。效率太低。间房乱到好似打过仗来甘,衣柜门一开d衫就涌晒出来,次次稳衫都好meng。有d怀念中意叠衫噶阿五添...

    阿五,最近点呢?好耐无见啦。以前你每次出广州,我都一定会出来见面噶。但呢几个月我就次次都有事唔得闲...唉

    阿四,你就来考试啦?加油啊!!我计划五月初去一次hk,经过深圳去稳你玩。

    旺财,我想你也应该没时间看我的blog喇,但我又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通宵看完我几个月的日志,不知你见到这篇东西,会是何时呢?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见到你。你去韩国,一晃,已经快两年了吧?...

    杰仔,你真系我噶金夫人信箱来噶...不过系米已经俾我搞到好烦喇?又唔听劝...所以你都唔耐烦再讲?网到上少左啦!55555555...同埋,唔知你而家走出阴影,情绪好返d未呢...

    小ee,快要结婚的人了哦!可惜,7月时,我很可能不在国内了,没办法去参加你的婚礼,没办法去住别墅了555555555

    Jassica,小Sung,连你地都识左一年半了喔!虽然之后就无点再见过——sung仲见过几次,JJ就只系06年连住见过果几日,但又一直keep住联系,有一排倾计仲密过晒其他人。我地已经荒废噶2群啊...

    涂子,WING,炜,FONG,我觉得你地应该唔会睇我blog,所以,我就唔讲咩了。如果你地一个唔好彩睇左,唔好怪我...不过你地,真系唔知讲咩好添,识左太耐,一个系十五年,三个系十一年...真系得人惊。

    唉,唔得了,甘样数落去,我觉得自己好似系度写紧乜野甘...我要秉承一贯反高潮唔煽情噶宗旨。唔写了,执房。

     

     

     

  • 非常多图,照惯例更新在sina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a491a010099cq.html

  • 2008-04-19

    离场 - [我手写我口]

    Tag: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
    我也只能这样
  • 2008-04-16

    benz - [我手写我口]

    Tag:

        

      今天去采访一个有钱人,末了,他开benz载我出路口。下车时却被车门狠狠夹了一下拇指。肿了,圆胖的,变成黯淡紫色。
      那一下子,想起张爱玲的话。
      
       “下大雨,有人打着伞,有人没带伞的。没伞的挨着有伞,钻到伞底下去躲雨,多少有点掩蔽,可是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反而比外面的雨更来得凶。挤在伞沿下的人,头上淋得稀湿。
        当然这是说教式的寓言,意义很明显:穷人结交富人,往往要赔本,某一次在雨天的街头想到这一节,一直没有写出来,因为太像讷厂先生茶话的作风了。”
       ——张爱玲《雨伞下》

     

     

  •       张爱玲说自己所写的悲哀往往是属于“如匪浣衣”的一种,“心里很‘雾数’”。我不懂古文,不懂江浙方言,可是在这种潮湿粘腻的空气里,我想到了她。“那种杂乱不洁的,壅塞的忧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然而会难过。

          晚上跑去看《霸王别姬》。看过太多次,只是望能弥补银幕的缺失。可今晚的屏幕亦不算大,坐第三排已看得吃力——至少是比电视大得多,该庆幸了?蒋雯丽和葛优的出现,总有女人发出惊讶声,我也十分惊讶:至如今,还有人没看过这部戏?

          全戏如一个雾蒙蒙的橙红梦境,小癞子打开门看到充盈眼眶的风筝,蝶衣深染芙蓉癖卧在金鱼缸后醉生梦死,这几个最似梦幻的场景,记忆格外深。

         对这戏实在太熟悉,以为自己早已审美疲劳。可今晚的重看却特别有感觉,从开场就要掉眼泪。看到蝶衣水水眼神软软腰肢款款的步伐——实在是艳实在绝美,看到那个人戏不分“不疯魔不成活”的他......终于在建国后小四作反时按捺不住,走出放映厅。后面的发展我都清楚,实在不能再看下去。我不要看到霸王折损了傲气,我不要看到虞姬的失望......

         无论如何,这部戏都是经典。原著、编剧、演员、摄影、导演无一不佳。尽管拍成电影删去了原著最使我难过的一部分——是李碧华最像张爱玲的一部分,那种“雾数”的忧伤。她俩常被作比,其实并不太相似,前者轰轰烈烈得多,后者更多暧昧难言处。但戏剧喜取激烈,原著的结局仿如添足,电影里终被截断,《胭脂扣》被改编也是同样的下场。我自己惋惜罢了。

          因为那一年这不能不愿相信的玩笑,我这四年不再过这节日。似乎还是前阵子的事,竟然已经五年了。今天跟颋颋聊电话,她说,其实我们已经很老了。

     

     

            

       

         

  • 2008-03-29

    full - [我手写我口]

    Tag:

    今天是...朝七凌晨一...泡在外面。十八个钟头...FULL,FULL,FULL...好充实。

    睡了三四个钟头就起床上学,满满一上午课,下午回报社。明天会出一整版呢,且得小攀老师赞赏,超有成就感。晚上都忍不住掏出清样来给人看。别人问那是什么,答曰:明天的羊城晚报...感觉像是某部科幻片似的。

    下班后马上冲到南都看记录片《秉爱》,很好看,虽然前十分钟由于太累睡着了,但醒来后就一直津津有味至剧终。

    这边厢看完,即刻又赶到Bunker看yoyoyo。其实主要是去拍最后一场戏,谁叫战东最近老不露面呢,终于有他爱看的演出了——北京的hiphop团体in3。

    Hiphop night果然热闹非凡,挤得我一身汗。但我实在太倦,拍完后就坐在那儿连不想动弹不想思考不想交谈......

    而且最近感冒,云吞一直没停过地包...

    晚饭都没时间吃,只是7仔鱼蛋和龟苓膏(最近常在演出现场吃龟苓膏,实在有广东特色。上星期是摇滚,荔枝王,一堆人在我旁边Pogo,我就蹲地上吃龟苓膏;今晚则索性站吧台边吃,耳边充斥yoyoyo...)幸好回到家欣喜发现有豆浆、玉米、酸奶及金钱桔做宵夜。

     

     

     

  • 2008-03-25

    豪宅 - [我手写我口]

    Tag:

    多图,更新在sina,请移步,谢谢!

    http://blog.sina.com.cn/oneonmovewithdog

  • 2008-03-10

    烟花三月之一 - [影画戏]

    Tag:

    多图,更新在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a491a01008w20.html

    请移玉步,谢谢。

     

     

  • 2008-03-06

    驯养 - [我手写我口]

    Tag:

     

    douban上有人讲起流浪猫。我写了这样一段字。

    ——————————————————————————————— 

    流浪猫...我曾经带回家一只,从家附近。白色的,额顶有一撮黑色,跟我贴在房间的《城画》的一页的流浪猫照片十分相像。
              
      后来家里不能养,带回宿舍。给它吃大塘叉烧饭,它不吃饭不吃冬菇不吃青菜,连鸡都不吃,很有眼光地坚持只吃叉烧。它的举止很像人,看它看久了会有些恐惧。
      后来它发了狂,我们四个人打车把它送回原地,躲起来看它走到车轮下,然后不见了。
      后来我不知道它怎样了。
              
      以前宿舍楼前也有很多,三两群聚在门前草地上晒太阳,他们会喂它们。
                
      隔壁宿舍曾养一只,是不宿之客。非常瘦,她们给它取了与我们英语老师一样的名字,是为了取笑。过了一段日子,猫不见了。问起她们,说是似乎有人看到被食堂的人捉去了...
              
      到底怎样,我没有再问。无论如何,与人接触的流浪猫的故事大抵如此。
            
      而不是流浪的动物...死在我面前的有,一只松鼠,一只兔子,一条狗。只有那条狗有一个我们自己挖的墓。看着它开始病,开始拉血,开始奄奄一息。看着它僵硬。看着它没有闭上眼睛。从来不是我要养,从此我再也不愿养。
            
      记得有一晚在宿舍,一个人通宵,敞开房门,书桌在门边。凌晨时看到一只黑猫坐在空空的走廊上看着我,然后我也看着它。
            
      就是这样。
          
      狐狸要小王子驯养了自己,然后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哭泣。小王子说,你非要我驯养你,这样有什么好处呢。狐狸说,因为你金色的头发从此我爱上了麦浪的颜色。亦可能,小王子回到玫瑰花身边后,狐狸听到风吹麦浪的声音就会哭泣。

      我们为什么还要驯养和等待被驯养呢?......

     


          
          
          
      

  • 2008-03-04

    my love my fate - [我手写我口]

    Tag:

    今天坐车回家时听到这首歌。好久没听过...

    你听见吗?

     

     

  • 2008-02-28

    - [我手写我口]

    Tag:

     

       身旁是一扇打开的门。 

       面对着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一半黑暗,一半光亮。

       走廊上有一道玻璃门,在黑暗的这边;又有一道玻璃门,在光亮的那边。

       我知道玻璃门的后面还有一扇门。开着,或是关着,我看不清楚。

       我站在黑暗里。

     

     

  • 2008-02-26

    欢喜吗? - [我手写我口]

    Tag:

     在大路上公车上,一想到,就会咧开嘴角笑出来。欢喜得傻气。

     天色灰了下来,街灯车灯流丽,尤其是背向的车道,一溜儿粼粼的红光。

    这时候的广州大概是最美。

     

     

  • 2008-02-21

    汤圆 - [我手写我口]

    Tag:

          一向只能吃五粒,不可能会饱,但是胃酸上涌,必不能再吃。

       但不知为什么今晚的汤圆,一点也不甜,不知不觉吃了满满一碗...

          一肚子的糯米,完全不能消化。

          就像没有饱腹感的鱼,最终撑死。 

          所以,浓烈的味道可以提醒。

          正如病症,疼痛。

          麻木,很快会死。

          今天你吃了没?甜吗?

     

     

     

     

     

  • 2008-02-21

    姿态,天光 - [我手写我口]

    Tag:

    因为有图,更新在sina,劳烦移步,谢谢合作:)

    http://blog.sina.com.cn/oneonmovewithdog

  • 2008-02-19

    魔术师 - [我手写我口]

    Tag:

      魔术师将黑色烟蒂踩灭,转身走上回旋楼梯。

      等待,是会更好,或是更坏?

     

     

  • 2008-02-18

    小洲,pixel toy - [我手写我口]

    Tag:

     

          昨天在小洲艺术村拍片子,晚上急急冲回市区赶到喜窝看Pixel toy。可惜已迟到一个多钟头,只听到最后三首歌。但也很棒,值回票价!何况附送《rice》。Candy如猫般慵懒娇媚,何山抬起头来唱歌弹奏的样子让我想起黄耀明。一向喜欢人山人海这个厂牌。真的,还是要听现场,感觉会很不一样,更加正。很喜欢他们现场唱《喔噢》~~呻吟得很撩人~~

          贴个音频地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H6j2jg72m4/

         不过要重申一句,现场真的好听很多!

         令我着迷的声线有三个,笔笔的已经听过很多次;还有一个好朋友都知道,就不说了,最近也不能常常听到;另一个是at17的林二汶,现在最想听的现场是她。

         昨天的戏很顺利,大部分都是一take过,反倒是一场kiss戏屡屡有外因打扰,尽管两个主角演得甚好。一次是翩忘了自己手机不能挂电话,一次是嫌衣服太多,一次是我摁不到拨电话键,一次是man在戏中电话响时刚好打了电话进来,一次是我在镜头里看到小明头发太乱忍不住在最后一秒扑哧笑出声来(实在是为她好,那种乱法我相信她自己也不愿此画面出街)......ng再ng,至少kiss了六次,且每次都持续很长时间,两人嘴皮都麻了吧?:)

         下午的光线很柔和,低低的床,高顶白墙,大幅海报,垒在地上的书,黑胶唱片,软软的音乐......两人或坐或卧,懒懒嬉戏......出门在老房子间溜狗,小黄四处乱窜,用桃红色围巾牵住它,穿行于水畔断桥......天台烟花盛放,映照两人喜孜孜面容......

         这是我们昨天的戏。拍得舒服,演得舒服,出来的效果也很舒服。感谢覃导的房子,及很pro的摄影照明用灯,刚刚拆封就烧焦了外壳,非常过意不去。 

     

     

  • 2008-02-09

    过年以后呢? - [我手写我口]

    Tag:

     

        与manman聊天,说各自的喜怒哀乐,你说看到这些只是虚幻。

       是的,我也知道。内心是虚无的,可是还是会激动会欣慰会感动会伤悲。一点用也没有,执迷于幻影。

       很久没有看书,晚上看乙一的《平面狗》,zoo的冷漠到这里变成了温暖,可还是一样看得人难过。

       封面的一段文案,使我写下这篇日志:

        “会呼吸的想象,会生长的幻想,

          那一回眸却把最生动的都化为石像,

          虚幻的世界有着现世不忍放手的温热。”

         这个冬天太冷,所以我太沉迷。

         百无聊赖,每天晚上都关掉所有的灯看一阵子烟火的爆破,这样子下去人是只会更加灰心。

         而更灰心是一声闷雷窗下的汽车都开始鸣叫伴随闪灯。消逝得无影无踪后才发现热闹过的连烟花都不是,仅是防盗。

     

     

  •     彭导演,对唔住啊!!我忍左甘耐,最终晚节不保等唔切买正版就睇左《出埃及记》。

        发觉刘心悠好似张柏芝,卷发已经神似,短发更加形似,好似《喜剧之王》时期噶张柏芝。同埋好惊喜甘见到Helen!!郭慧。好开心!生完BB多d出来啦~~我要睇返《男女字典》......最近成日都会联想到Nadia同肥仔。

        詹瑞文系呢出戏甘少发挥,得一两个镜头......请区仲要甘贵,呢个甘噶角色根本唔需要动用到区,不过系彭导演噶每出戏度找寻区噶身影已是例行公事,感觉彭彭而家好似为左满足大家呢个需求而必用詹sir甘......而彭彭会有甘噶玩心,令我更加中意区。

         温碧霞呢个角色其实系米组织派来噶?......我觉得应该系。所以刘心悠产生想杀任达华之心而打返电话俾邵美琪,交代得有d多。同埋之前区同组织噶关系都交代得过于早。个真相太明显了。留多d可能性同悬念转折会更有趣。

        不过“彭浩翔”噶感觉终于又返来了,经历左《伊莎贝拉》噶拖沓结局,呢个结局十分精简,正!当然,仲系唔够意外。不过依然感觉正到不得了,真系好中意呢个肥仔。同埋应该要赞埋芝see菇bi。我要听评论音轨!!    

         同埋若果真系有甘噶组织,我而家十分想杀左某某人.......

     

     

     

      

  • 2008-01-22

    有病 - [我手写我口]

    Tag:

    骂你有病,其实更看到我自己有病。

                                      

  • 2008-01-17

    第六夜 - [我手写我口]

    Tag:

    更新在sina.

     http://blog.sina.com.cn/oneonmovewithdog

     

     

  • 2008-01-02

    实习第一日 - [我手写我口]

    Tag:

     

          今天是第一天正式实习。还利用午休时间匆匆忙忙做了两个多钟头家教才赶过去,饭都没时间吃,买了盒饭在公车上吃,人家还以为我事务有多繁忙呢,事实则只是赶到报社看了一下午报纸。不过即便只是看报纸,也还是不要迟到为好。

          而且吃盒饭也并没有多凄惨,因是大塘烧鹅的叉烧白切鸡双拼饭,整个车厢弥香。坐我旁边的男子一直用背对着我,似乎直到我吃完饭才终于把头转过来,不知他是有多饿。也不知在公车上吃榴莲跟吃香饭哪一个更无公德心。不过前者我也是做过的,哈哈在澳门,来不及吃完只得把榴莲雪糕带了上车,司机车都开得晕头转向的,简直想把我们抛出去。

         下午编辑让我熟悉一下版面,想想某个栏目的选题,于是我便认真读了一下午旧报样稿。终于如愿以偿感受到被纸张包围的气氛了。

         说起来这该算是我人生第一次在企事业单位工作?以前也只做过家教,没有打过工,也没有实习过,除了学校安排的在自己院里带带班。华文自给自足,老师学生一块出产,我们根本不需向外谋生。

         最近越来越懒,报纸都不想看,每天等家人看过后还是顺手拿进房间,床边的报纸篓早已堆积不下。不过我家订的是南都,好多年没看过羊晚了。然后今天下午我就一口气把羊晚近五个月来的花地版都约略看过,还稍做了笔记,自个儿忙得不亦乐乎,人家叫下班了都还舍不得走。

          不过故纸堆里还真是阴冷啊。我一下午都冷得发抖,直到以感冒流涕包云吞而告终。一下班就走到对面马路的便利店买鱼蛋跟热的黑豆奶,再不碰点温暖的东西我怕自己都快结冰了。奇怪,明明穿了不少衣服(今年年初去北京时也穿得差不多了),却仍然非常非常非常的冷.......

     

     

     

  • 2007-12-28

    i'm sandy,who r u? - [我手写我口]

    Tag:

    更新在sina,因太多图。

    请移玉步。http://blog.sina.com.cn/oneonmovewithdog

  •       今晚看超级星光大道看得好High,潜在的同人女倾向再度浮现出来。

          先是林宥嘉夺冠时杨宗纬在台下的一个咬舌头的表情,接着YOGA就哽咽着额外感谢杨宗纬(唯一一个被点名表扬的,尽管是感谢他教他唱歌)。然后就是杨宗纬萧敬腾曹格的三人合唱《背叛》之前,扭扭捏捏的那些表现,曹格面对他们表情好无奈好好笑,我刚端了一满杯水走过去,笑洒得一地都是。

         不过尽管我很喜欢萧杨二人,但老实说,还是原唱的曹格唱得最好啦。可能那二位个人痕迹太重,唱什么歌都带着那种味道,听多了有点厌倦。尤其是萧敬腾在金马奖的表现,是很有气势啦,可是《小茉莉》《天堂口》《小情歌》都是小歌,他唱得太重了,失去了原曲的味道。nana唱《消失》时那个评委点评所言非虚哦:小歌不好唱!

         YOGA得冠军实至名归啦,尤其是宗纬走后,我几乎就只看他一个。最后唱Eason的Last Order,酒醉迷离的氛围营造得相当好。之前他唱《走钢索的人》《你是我的眼》印象都蛮深。

          而且台湾那边真的简洁直接好多,没那么多废话。芒果台则太隆重太客套,笔笔那年还比较新鲜,歌唱得也多;去年超女劣评如潮,但我看倒是还好,尽管罗嗦但因为我们研究明争暗斗揣测人物心理很入迷,所以都像在看勾心斗角连续剧(康永少爷对比两地选秀时也说内地喜欢“泛政治化”,“黑幕说”甚嚣尘上)再YY一下就添加了言情因素,还是挺不亦乐乎的。到今年快男我就真的开始不耐烦了。广告又多,节目推展又慢,场面话一套一套地堆砌。不过也是没办法,发展这几年,芒果台选秀已是万众瞩目盛事,而且进化到了一定阶段,只能不断研发新赛制,所以陡然转台看的人还未必看得懂呢。

         超级星光大道还有一样好的地方是,选手演唱时,其他人都乖乖坐在场边,镜头还不时给他们来个特写。有时候真能捕捉到微妙神色的。如果06超女有这个机制,我们一定会看得猜得更过瘾——难怪我觉得那年的复活赛最好看的,那时各地三强都坐在台边担当大众评审,还齐齐扼杀了郝菲尔。那一次我对于所谓人性,真的有点失望。 

         无论如何,各有各好吧。记者让黄韵玲选出快男星光帮的三强,她选了楚生跟宥嘉,第三空缺。我听到还觉得满开心的。不过今天放学时经过人行隧道,一个推着货物的民工兄弟从我身边走过,一边哼着“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       不开心,昨晚听完邵敬敏老先生的讲座回家,把手机挂饰掉在街上了。是妹妹前几天送我的,黑色毛茸茸巫毒娃娃+棍仔糖。是不是有点难以想象?见过的人基本都赞可爱。

          我就知道我玩不长久,根本没有一个挂饰我能用得长久的。挂在包上的2%绿色狗(很喜欢那绿色),去香港时掉了;小五送我的disney钥匙扣,挂在包上,先是掉了身体,但剩下个头,然后整个包都被偷走了;还是小五送的KERORO手机绳,遗落在上下九;吊在包上的花布长颈鹿也是不见了;还有以前挂手机上的kubrick小熊,先是掉了双臂,我还坚持挂着,搞得每个见到的人都说古怪,接着双腿也掉了只剩下个躯干,只好作罢,再挂简直像是有分尸癖;还有一只银蓝色的熊也是如此;另外跟花花一起买的情侣小熊手机绳,绳子断掉,现在还躺在我桌子上;同样是绳子断了残骸仍在的,还有Judy送的力扬照片缀成的手机绳,黑色皮质的手机绳……

          最经典的莫过于高中时挂在书包上的银灰色长脚老鼠,穿着件紫红色的吊带裤,身旁总有人手痒脱掉它。后来老鼠不见了,第二天发现被吊在了校道的灯柱上,可怜兮兮的——不知是谁那么手贱!好像是让人帮忙才取了下来。有没有继续挂我是不太记得了,不过即便不挂了,我想我也忍受不了它那么曝露在那种境地。 

           这些散失遗落在外的挂饰们,失去固然让我惋惜,但一想到它们正被践踏就更是难过。可怜的,只能怪你们当年跟了个不好的主子啊。

           哦,还有皮带上的狗跟小皇冠襟针上的碎钻也各掉了一颗。我想它们也是不能白头到老寿寝正终的了。  唉....